黄片抖音豆奶

剧情很神幻,蒋母竟然和这个男人出奇的谈得来,而且两人没一会就又说又说,还能让蒋母要卖女儿的趋势,外面的保镖也是一脸惊恐未定的看着自家的总裁,什么事他们总裁这么能说话了,不是冰山吗?

这风格一变让他们也要吃不消啊!

“小宸,我们家贝贝性子就是任性些,你看这都是被伯母我给养坏了…”

“没事,我也挺任性的,我们正好合适…”两人就这样坐在贝贝面前说着,贝贝也是一脸无语,一口就狠狠的咬掉一块苹果。

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妈!我跟他一点都不熟,第一次见面就想要占你女儿便宜的登徒子你敢要他做女婿吗?”贝贝怒道,咔嚓一声咬掉一块苹果,大有一种手里的苹果就是司徒宸本人,她现在要做的就是,吃他的肉喝他的血,特别是前世宿主那种惨死的原因都是出自于这个男人的手,要她去接受一个会伤害到自己的男人,这心里那一关都过不了。

“贝贝,不得乱说话,要是这么帅得的男人占我便宜我也愿意!”蒋母说着面色羞红,然而她这话一出贝贝和司徒宸差点就摔了,反映有些过大。

“你还是我妈吗?”贝贝也是大叫,我嚓,第一次遇上这种没底线的妈妈?果然有其女必有其母,呃!不对,这一句话她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?

她好像把自己也给骂了,她明明才是那个吃亏的好不好?

司徒宸别笑,还真的很有个性,看来这一对母女也不像是齐齐跟自己说的那一样。

“贝贝,你怎么连妈都怀疑了,你这话妈可是要生气了,生气没有几个爱马仕包包都不可以原谅…”蒋母说着一脸‘我马上就要生气’的表情。

贝贝一看到她这表情彻底说不出来,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,捂额望天:苍天,她可不可以要求换一个母亲。

好不容易搞定蒋母,她甚至出了一大波血才能不蒋母给打发去买包包,笑盈盈的送走蒋母,贝贝的脸色马上就冷下来。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“贝贝你这变脸的功夫真是让我好生害怕!”

“怕你个头,说吧!司徒先生来这里所为何事?”贝贝怒道,还不忘用手狠狠的擦了擦自己身上的衣服,从一开始被司徒宸碰到的地方她都有一种全部擦过一边的感觉,这一种举动让司徒宸脸色不是很好看了,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我听说贝贝你很能种菜!”

贝贝闻言,牙齿一咬。

我嚓,她怎么感觉这个男人说出这一句话都是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?果然是女配和男主磁场不合的缘故,她种出来的东西必然是精品,不然她的空间是白抢的?

“所以我也想要那些极品的蔬菜为我们酒店所用…”司徒宸淡淡的说着,这语气里面含着浓浓的暗示味道,只要你愿意给我独独一份那种蔬菜,价格随便你提。

“切!”被饿比一听到他这话也是讽刺的笑了,坐在沙发上一脸‘我是大爷’的模样,脸上还挂着痞性十足的笑容:“原来是求人的啊!”

“…”司徒宸听到贝贝这话脸色有些不自然,也很不喜欢她这种表情,所以他下意识的皱着眉头。

“怎么得!不乐意看着本小姐这表情吗?来求人就必须要有求人的样子,乖!给姐姐来一个泰迪叫?”贝贝这一句话彻底让他司徒宸脸色黑得厉害,不过他也是厚脸皮的,黄片抖音豆奶即使被贝贝羞辱,他竟然还能笑着,忽然蹲下身,单脚跪在地上,这举动可是把贝贝弄得警惕万分。

“泰迪叫如何能体现我司徒宸对贝贝的诚意…”他眯笑着,一手伸出来抓住她的脚,贝贝大惊想要把人踹开,却不想这个男人也够厚脸皮的又来玩那一招。

更为惊恐的是,她都看到了什么,他抓着自己的脚就想要吻下去,这可是把贝贝吓得不轻,这么重口味,死男主到底想要干涉什么?

“你你…”人太强不可怕,可怕的就是这个男人又强有不要脸,贝贝也是服了一手被司徒宸推开逃一样的离开,看到贝贝逃离之后,司徒宸也是下意识的笑了笑。

站在外面看着自家从才丢节操的模样纷纷捂住眼睛,一个个大男人幼稚的捂着眼睛这一幕看着就让人忍不住笑。

司徒宸回头来就看到这些人一个个鬼畜的表情,他下意识的干咳一声,这些保镖顿时立直身板:“老板!我们可以用人格担保,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…”就算看到也不能说看到。

这一次的司徒宸倒是没有生气,反而是笑了笑,继续揉着自己的手,刚刚被贝贝这么一推,他都要感觉自己二十多年来的屋里都是白练了,竟然没有一个女人的力气大,他下意识的皱紧眉头,好像在想着一件非常严重的事一样,这不行,力气不够大怎么去推倒这个女人?

被林澈再次强吻之后的,米齐齐又一次哭得一塌糊涂,最后趁着机会逃了出来直奔司徒宸的公司去,她红着眼眶子周在外面,没有多等就看到了司徒宸的车子缓缓停放在外面。

接着就是司徒宸从车上里面走下来,她一看到司徒宸马上就站起来直直往他扑过去,对方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会有这种动作,没有防备就被她抱在怀里,眼泪瑟瑟落在他的衣服上,这让司徒宸的脸色下意识的皱紧。

“米小姐!”司徒宸脸色很不好看的盯着怀里的人,他用手去想要把她掰开,可是正在伤心中的米齐齐根本就不愿意离开,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厌恶了。

“呜呜…阿宸,你终于回来了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?我…”我不想要离开了,他们都欺负我。澈哥哥怎么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欺负我,还把我想要保留给你的初吻都夺走了。

这一件事在女主心里成了一个伤疤,所以她在被强吻之后,红着嘴唇就跑到司徒宸面前求安慰。

“…”司徒宸脸色很是难看,要不是顾忌着米齐齐对自己有恩情,他早就把人给扔了出去,特别是在他听到米齐齐这些话之后,也不知道怎么的,脑海里面就想到了贝贝,那个暴力女。

眼前这个动不动就流泪的女人还真的很不适合自己女伴的要求,再也忍不住的他一手就把米齐齐给推开,被推开的米齐齐也是一愣很是不解的看着他。